江苏、上海、山东等省市也相继传来酝酿高考英语改革的消息,实行社会化考试

在昨天的热门话题中,“英语改革”肯定算一个。根据北京市最新公布的2016年高考[微博]改革方案,英语科目分值由150分下调至100分,语文从150分上调到180分;小学三年级前,拟规定不设英语课。稍早前,江苏、上海、山东等省市也相继传来酝酿高考英语改革的消息。这一波被称为“向英语动刀”的举动,受到了网友的密集关注和热议。

图片 1图一

在中国,英语大概是最能牵动人们情绪的课程之一。历次升学要考英语不算,很多人读研[微博]、读博、出国还要继续考,再往后,求职者、评职称者,还得过英语这道关。学习者为之投入的太多,而收效甚微:学了个聋子英语、哑巴英语,且不说很少实用,即便派上用场,也难拿出手。对这样的英语学习,确实应该反思。对英语“动刀”,也顺应了人们的期待。

近日,多地高考[微博]改革方案密集酝酿或出台。其中,引发最多关注和争议的是10月21日公布的《2014-2016年高考高招改革框架方案》。这份方案透露:“到2016年北京市的高考语文的分值由150分增加到180分,英语则由150分减为100分,其中听力50分,同时,实行社会化考试,一年两次考试,学生可多次参加,按最好成绩计入高考总分,成绩3年内有效。文理综合分值均增加至320分;数学的分值维持不变,拟在2016年开始实行。”

不过,所谓“动刀”,其实只是一个形象的比喻。归根到底,英语只不过是一门语言,之所以造成今日几乎人人喊打的局面,实在是人们对它赋予了太多的“特权”——与各类升学、求职、评职称挂钩,事实上享受了“超学科待遇”、“超语言待遇”。这才导致家长[微博]、学校高度重视,个人更是不敢怠慢。再加上英语教学围绕着考试转,语言自身的交际功能弱化,很多人感到英语无用,原因即在此。这一波英语高考改革,目的正是要解决这两大问题:一是调低高考分值,降低学科权重;二是改革考试方法,引导教学改革。在此之外,人们当然有着更多的期待,期待着改革的链条能够就此延展得更长,能够刨除附着在英语身上更多的“特权”。

这个“提高语文分值,降低英语分值”的方案顿时成为舆论焦点。有人拍手称赞,也有人不满质疑。

从长时段来看,英语的“特权”其实也是一个历史性存在。改革开放之初国门大开,人们感受到了内外的巨大差距,也产生了强烈的学习冲动。在官方的推动下,英语的特殊地位由此建立并逐渐强化。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彼此差距缩小、国人信心大增,反过来倒是有众多外国朋友学习汉语,而我们自己则面临着“汉字危机”。现在,去除英语特权、加强母语教育正当其时。从对外交流的角度讲,英语将来更应该成为“少数人的工具”而非“全民的负担”,相当多的教学工作也应该交给市场,实现“谁需求,谁学习”,让更多的“陪绑者”解脱出来。

与此同时,北京市教委相关负责人对媒体表示,数学学科高考改革正式方案将于年内出台,网络上又引发“数学退出高考”之争,共七成网友反对数学继续留在高考科目中。

但愿,这一波改革才刚刚迈出第一步。

从幼儿园到博士后的噩梦

针对北京高考改革方案,北京市教委新闻发言人李奕说:“英语减分,并不代表不重视英语。这么多年来,我们非常重视英语,但学生学了十几二十年,依然听不懂张不开嘴。这与教与学的方式、教师素养、语言环境等等关系密切。我们这次只是从考试的角度切入,来治疗英语教学的痼疾。在英语教学上的改革与变化我们不久将适时公布。”

某门户网站的调查结果显示,超过七成的网友支持降低英语分值,这侧面反映了人们对应试的恐惧,调查中有
62.5%的人坦承自己学习英语的动力来自于“应付升学与考试”。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说,这反映了当前我国英语教学的现状。一直以来,我们把英语当做知识来学习,不少学生学了多年英语,会做很多英语题目,对英语语法了如指掌,但却不能熟练使用。

中国人民大学[微博]教育学院程方平教授也指出,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把另一个国家的语言摆在这么重要的位置上,“当英语成为从幼儿园到博士后的噩梦时,英语不得不改。”

降低英语分值做法过于简单

就在不少专家赞成降低英语分值的同时,也有不少反对的观点,认为这项举措过于简单,并不能起到理想中的效果。

教育专家熊丙奇[微博]认为:要把改革的初衷和改革的措施分开,不能把支持降低英语权重与支持目前的改革措施混为一谈。降低英语权重是大势所趋,但目前简单降低分值的做法,很难说能起到这一效果。真正能让英语权重降低、引导基础教育重视学生个性发展的改革措施是,实行考试、招生分离。大学自主招生,可根据本校的办学定位、专业特点,自主提出英语科目、成绩要求,而学生则根据自己报考大学的选择,自主选择考试,以考试成绩自主申请大学。这就把学习的选择权交给学生,同时中学可摆脱考试指挥棒,自主教学。

熊丙奇说:“无论是降低英语分值还是不再考听力,或者是不再考数学,都只能导致该科目在学校的‘学习食物链’中的重要性下降,资源和时间向‘地位重要、分值高’的其他学科倾斜。”熊丙奇表示,在“唯分数论”、招生和考试合一的高考选拔制度下,让教育注重培养创造能力、学生“减负”等目标依然遥遥无期。

数学实用性不高饱受诟病

针对数学遭遇集体“吐槽”,部分教育界人士和专家学者指出,数学遭遇“妖魔化”的背后,是该门学科在教学体系中的“地位”和其在高考中的分值挂钩,由此带来教育模式的异化。“学科教育出现了机器式、填鸭式的倾向,扼杀了学习中本应该有的乐趣。”南京师范大学[微博]教科院副教授殷飞也认为,基础教育阶段学生负担过重是社会各界对高考科目设置不满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难度大之余,中学数学实用性不高也备受诟病。比如,在国外中小学[微博]阶段往往有理财方面的教学活动,英国学生中学阶段学习的A-level科目中也有单独的经济学科目,对比我国的中学数学教育,似乎仍然停留在为学数学而学数学的阶段,并没有数学的应用性教育。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