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糟心的微积分成了最难抢的课,这是矿爷课前的

“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他的一举一动,一点变化你都看在眼里,别人都变成了常数,他才是唯一的变量,只为他倾倒,如此偏爱称为偏导(函数定义)。你们女生不要因此烦恼,既然他把你看成常数,那你也把他看作常数好了,找到对的人互相倾倒才有意义。”这段爱情哲学,其实是为解释一个微积分概念——偏导数。总是被文科生吐槽的高等数学,是不是瞬间有趣起来?这条近期被疯转的微博,出自浙江大学数学系教授苏德矿。而在他的数学世界里,许多抽象的概念和公式,都可以找到生动的类比。做题、卖萌、秀女神矿爷的课基本靠抢浙大本科部的学生,几乎无人不识苏德矿。执教26年,江湖称号“矿爷”,还被浙大学生写进了给师弟师妹的入校攻略中:这位老师的课,你一定要听。记者去采访矿爷前,就听说过他的传说——想上他的微积分,全靠拼运气——150个上课名额,要在上千人中抽签。等到了考试周,抢位场景就更加凶残。记者决定先旁听一下他的课。大学生上课,一般没有固定教室,所以通常都是踩着点进教室的。但上矿爷的课,同学们提早15分钟都到了。“矿爷”到得更早,在讲台上摆弄着多媒体,突然歌声响起来。记者一听,这不是《卷珠帘》嘛。同学们告诉我,这是矿爷课前的“固定前奏”,会放些歌曲或视频,都是紧追流行的内容。“前几天他还跟我们说,即使换都教授(韩剧《来自星星的你》男主角)来给你上课,一样的课,几天下来你也会烦,关键还是靠自己。”一位女生告诉记者。于是在她眼里,这位年近60岁的教授,太萌了。这么做,矿爷的理由是:“课前欢乐一把,可以调动学生的积极性。”正式的课堂上,依然很欢乐。比如他讲到“一元复合函数的求导”,就这样解释:“就像最近天突然热起来,你要脱衣服。脱到怎样合适呢?一件一件脱,脱到不热了为止。复合函数也一样,一层一层求导,直到内函数的导数有公式,就成了。”而他更多的类比,都想“偏导数”那样,关乎爱情。最经典的段子,是他在浙大校庆115周年集体婚礼上的发言,“他是你的严格递增函数,你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幸福,一天比一天快乐,一天比一天美好,希望你们的爱情像一条射线,只有起点没有终点。”
当时,风头甚至盖过了浙大名嘴郑强教授。同学们逗他:矿爷,你满口爱情哲学,你老婆知道吗?矿爷转手将老婆照片上传微博,自述当年追到女神的往事。似乎在证明,理科愣头青也有春天。“这个年纪的孩子,都关注爱情。投其所好,才能打成一片嘛。我从不反对学生谈恋爱,男生有了女朋友,就不会窝在寝室里打游戏了呀。”
矿爷说。而他费劲心思让数学和生活挂钩,就是希望再给同学们一些正向引导,“除了学好数学,还懂得生活。”天天刷屏答疑3小时矿爷的微博成了数学交流平台矿爷不仅在浙大学生中受欢迎,在他的微博上,粉丝更多。他的微博每天更新几十条,大部分都是在帮粉丝解题。早上6点起床,矿爷的第一件事就是刷微博,回答粉丝们的问题。然后,在去紫金港上课的校车上,他也在答题,回来的校车上,依然在答题。还有一个“答疑时间”,是在晚饭后。每天至少“水”3个小时的微博,对年轻人来说是小意思,但对一只眼睛只有0.2视力的矿爷来说,可是个不小的负担。矿爷摸出刚换的超大屏幕手机,再指指记者手里的iPhone,得意地挥了挥:“之前那个4.7寸的,就比你那个大,现在这个有6.3寸呢。”记者刷他的微博,发现粉丝们都习惯把不会的题目拍下来,然后@矿爷,矿爷把图转发到自己的微博上,回复解答。但他通常只给一个思路,或者解开其中最关键的一个步骤,然后煞有意味地跟上一句:“接下来,你懂的。”他享受这种跟粉丝们互动的乐趣,而不希望自己只是一个答题机器。他的粉丝里,天南海北的学生都有,还有不少中学生。一次,有个中学生问他一道奥数题,他觉得用高等数学来解不合适,就转发给他的学生,一个拿过不少数学竞赛大奖的数学迷,“两个同学一来一去争论了很久,讨论出许多解题方法。”矿爷心想,目的达到了。“有些我没来得及看的,博友已经帮我解答掉了。”他就是希望自己的微博能变成一个交流数学的平台,所有喜欢数学的人都聚到这个圈子里。如今,他微博好友有6000多人,但即使他已经申请了会员,好友数还是远超上限。他只能默默把自己关注的明星删掉,替换成提问的人。我们为什么要学数学矿爷回答:她和生活息息相关当然,也有围观者在他微博下面留言,“我还是死活不懂啊”。矿爷回他,“不懂没关系,活着更重要”。数学之于生活,的确不如很多学科来得实用。上个周末,“华罗庚杯”、“中环杯”和“希望杯”3场奥数杯赛接连开锣,浙江几万名孩子去赶考。在这之前的一天,也就是3月14日,是国际数学日。记者曾做过一个街头调查,拦访了30个人,都表示自己从没听说过。难怪不少孩子会说,自己根本不喜欢数学,无非是想为升学加个砝码。那些曾经困在高数题海里痛不欲生的同学更是吐槽:“那些年解的题,早就忘光了,一点用都没有。”数学究竟有什么用?矿爷也被无数次问及这个问题。他没有直接回答,继续拿生活说事:“现在很多人在问,钱存银行好,还是存支付宝好?我们的国有银行,大多是单利,余额宝采取的是复利,也就是利滚利。而在国外,很多银行采取的是连续复利,即时产生的利息立即算入本金继续计息。这个用数学来理解,其实就是函数里的重要极限的概念。”“很多时候,数学的作用不是直接的,但却和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矿爷说,“而且,数学讲究严密性,重逻辑,所以数学好的人,做事更严谨、细致,条理清晰。”而矿爷如此“包装”数学,就是想让大家看看,枯燥的数字和公式,也能变得有趣好玩。好了,如果你有关于数学的问题,或者想听听矿爷的“数学爱情论”,上微博,@浙江大学苏德矿。(本报记者
徐洁 本报通讯员 王雅慧)2014-03-23

将微积分上成最抢手的课 浙大教授获百万大奖

一门最糟心的微积分,被他上成了最抢手的课浙大学生给新生写入校攻略时,郑重推荐“这位老师的课,你一定要听”浙大上课最好的“矿爷”昨获百万大奖本报通讯员
周炜 本报记者
徐洁明天就是教师节了。昨天,浙大颁出了一年一度的“心平奖”。“心平奖”中的最高荣誉——心平杰出教学贡献奖,今年颁给了数学系教授苏德矿,奖金100万元。浙大本科生部的学生,几乎无人不识苏德矿。第30个教师节,是他执教的第27年,江湖称号“矿爷”。早在今年3月,本报就报道过矿爷的“传奇”,之后没多久他入选“心平奖”候选人,而今评选结束,他以3450票稳居第一。最糟心的微积分成了最难抢的课现在大学里有一个怪现象,普遍重研究轻教学,大学的教学质量,不再是大学的生命线,科研成果、论文发表数量排在了第一位。2011年的教师节,浙江大学宣布设立由浙大校友段永平和夫人刘昕捐资设立的“浙江大学心平奖教金基金”,就是额外奖励给用心上课的教师。苏德矿教的是微积分,是高等数学的入门课。但在大学里,关于高数,流传着这样的“段子”——“从前有棵树,叫高数,上面挂了很多人;旁边有座坟,叫微积分,里面葬了很多人。”“如果有一天,高数和线性代数相爱了,高数带着线性代数远走高飞,从此消失在校园里,这将是我们听过最美好的爱情故事。”让人如此糟心的课程,到了苏德矿手里,却成了浙大最难抢的课之一。他被浙大学生写进了给师弟师妹的入校攻略中:这位老师的课,你一定要听。但《微积分》一门课,容量150人选课,3000个人同时选。怎么办?本科生院找到了300人的教室,这已经是容量的极限。所以想上他的微积分,全靠拼运气。他的课就像段子用生活哲学解释苦涩数学苏德矿上课要用两个话筒,一个挂在脖子上,一个放在讲台上,无论学生坐在哪个角落,都能听得清楚。他还像一个“舞台监督”一样严格布置环境:教室第一排的窗帘必须拉上,以免大屏幕反光;幻灯片的纸片要用油性笔书写,这样投影到屏幕上的效果最清晰——这样的布局,就是为能锁住同学们的注意力。但最能抓住学生的,是他总能用各种有趣的生活哲学,来解释苦涩难懂的高数定义。同学们都说,上“矿爷”的课,就像在听段子。讲到“一元复合函数的求导”,就这样解释:“就像最近天突然热起来,你要脱衣服。脱到怎样合适呢?一件一件脱,脱到不热了为止。复合函数也一样,一层一层求导,直到内函数的导数有公式,就成了。”又比如“开车为什么会撞树”?“因为朝着大树的方向,再一个,就是车速太快。”苏德矿会先卖个关子,接着把方向导数亮出来,“在P点沿L方向的函数值的变化率,跟撞树一样,一个是方向,一个是速度。”这些段子,让同学们爱上了微积分,矿爷也成了红人。前年,浙大首次为校友举办集体婚典,其中有一项特别环节,请100多位校友提议最想见的母校老师,矿爷成为人气最高的候选人,受邀在婚礼上发言,他的爱情哲学再一次发扬广大:“他是你的严格递增函数,你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幸福,一天比一天快乐,一天比一天美好,希望你们的爱情像一条射线,只有起点没有终点。”顶着1000多度的眼镜天天微博刷屏答疑昨天,苏德矿来领奖。大家问他,矿爷,100万奖金打算怎么花?“还没想过。”矿爷一笑,厚厚的眼镜在鼻梁上一耸一耸。本报记者提议:“矿爷,先去看看你的眼睛吧。”矿爷的视力只有0.2,戴着1000多度的眼镜,他曾在微博上说,“眼睛变得越来越坏”。他还是笑,“最近还好,还好,等我医学院的学生去眼科工作给我治疗吧。”微博,就是他的第二课堂。他把那里当成一个没有人数限制、没有空间限制、没有时间限制,更没有地域限制的更大的“课堂”。他的微博每天更新几十条,大部分都是在帮粉丝解题。天南地北的学生,中学生小学生,有问必答,来者不拒。早上6点起床,矿爷的第一件事就是刷微博,回答粉丝们的问题。然后,在去紫金港上课的校车上,他也在答题,回来的校车上,依然在答题。还有一个“答疑时间”,是在晚饭后。医生几番告诫他:你这样的高度近视,不能长时间盯着电脑和手机。而矿爷只是把他的手机,从4.7寸的屏幕,换到了6.3寸,然后指着记者的iPhone说,“比你这个大多了吧。”苏德矿已经习惯了这样跟粉丝互动,他希望自己的微博能变成一个交流数学的平台,所有喜欢数学的人都聚到这个圈子里。如果你问他,数学究竟有什么用?他会回答你:“数学是抽象的,来源是生活的;数学是枯燥的,应用是广泛的;推理是严谨的,形式是很美的;内容是丰富的,题目要常练的;过程是曲折的,乐趣是无穷的;学习是辛苦的,成功是归你的。”更多阅读浙大教授用爱情哲学教微积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