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近日追踪调查了成都和北京的奥数培训市场,对奥数整治最严厉、最彻底

  2009年7月7日报道

新华每日电讯
成都市教育局近日宣布,今年10月将出台4条“铁令”,用一年时间彻底整治“疯狂的奥数”。长春市教育局也出台措施:今年暑假将严查乱办奥数班,并严处擅自到校外兼课的教师。

  ■教师校外兼职教奥数或私办奥数班将被严处甚至开除

早在2005年,教育部就明确规定公办初中、小学禁办奥数班,随后逐步取消了奥数加分。北京等地也整治过奥数班,但“奥数热”却始终高烧不退。整治之难何故?“新华视点”记者近日追踪调查了成都和北京的奥数培训市场。

  ■民办学校小升初或初升高的“自主选拔试题”不得有奥数内容

  奥数班陷入“越治越热”的怪圈

  ■公办学校以奥赛成绩选拔学生,校长最重可“撤职”

暑期来了,但它并不属于年仅10岁的成都小学生小伟。前两天,小伟的母亲刘晓英刚刚领着他,来到成都市青少年宫报名参加了奥数班。

  ■教师进修校、少年宫等“半官方”培训机构停办奥数班

“学奥数,孩子受累,家长费钱,还不都是为了升学?”谈到奥数班,刘晓英一脸无奈,“虽然国家规定,升学不让看奥数,但现在哪个重点中学不看这个!娃娃马上读四年级了,已经学了两年。老师说,到了五年级,就有机会参加培训班组织的奥数比赛,得了奖就可以进名校。”

  昨日,记者从市教育局获悉,针对目前奥数培训的疯狂现状,成都市教育局将出台相关政策,彻底封杀“疯狂奥数”。在上周四举行的“成都市推进初中名校集团化办学工作会议”上,成都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傅勇林更明确表示,我市将用一年的时间,分批分类,彻底整治“奥数难题”。据悉,这将是成都历史上“对奥数整治最严厉、最彻底”的一次。

北京中关村是奥数培训聚集的地方。记者扮作家长进入一个培训班看到,前面坐着孩子,后面坐着家长,课后家长提的问题比孩子还多。一位王姓家长解释说:“孩子刚上一年级,基本上听不懂,所以我们只能自己搞懂了回家再辅导孩子。如果不为孩子上名校,哪个家长愿意受这份罪!”

  ·教师·教师染指奥数可开除

奥数本是一项定位于对数学有突出兴趣的高中学生竞赛,到了我国,小学生却成了学习奥数的“生力军”。奥数培训异化的缘由很简单——充当择校的“敲门砖”。

  昨日上午,成都市教育局副局长娄进、普一处处长何荣向记者透露,“整治奥数”风暴虽然还在调研之中,但是基本方案已有眉目。其中涉及教师、公办学校、民办学校、教研机构,以及测试试题等多方面。政策措施将尽快出台。

中国教育学会会长顾明远为记者描述了奥数与择校升学“畸形嫁接”的过程:“上世纪80年代,我国培养的首批参加国际奥数竞赛的高中学生被清华、北大等校免试录取。后来,有些学校看到培养奥数获奖学生有利于提高升学率,开始办起奥数班,录取学生也要看奥数成绩。一些商家从中发现商机。于是,奥数班从高中延伸到初中、小学,泛滥于全国。”

  据悉,疯狂奥数培训的链条上,教师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即将出台的规定将参照公务员管理办法对教师进行管理,“公务员不得在任何机构兼职”,即将出台的规定也要求作为“准公务员”的教师,一律不得到校外培训机构兼职担任奥数老师,也不准私下开办奥数培训班。

在社会各界的质疑下,教育部2005年下发文件,要求各地取消升学看奥数的做法。然而,教育部门的明文规定并没有使“疯狂的奥数”降温。记者发现,成都、北京的奥数培训市场依然红红火火。仅成都目前各类社会力量所办的奥数班就有上千家。

  在管理上,我市首先将和教师的绩效挂钩,参与了奥数培训的教师,不管是主动办班还是被请上课,都要在绩效工资上进行体现。如果是比较严重的,除了经济处罚外,还将面临严厉处罚,甚至被开除公职。

成都市教育局副局长娄进说,成都市此次出台“铁令”,就是为了治理疯狂的奥数市场。“当奥数教育被异化为升学和择校工具时,当奥数市场因利益而疯狂的时候,就威胁到社会主义教育的培养目标,威胁到孩子的身心健康,必须彻底整治。”

  娄进说,全市教育系统下学期开学,将围绕奥数进行专门的师德师风教育,让教师远离奥数,从而从很大程度上削弱奥数培训机构的师资来源,以削弱社会上奥数疯狂现象。

追踪“奥数热”背后的“利益链条”

  ·择校·刹住升学看奥数的风气

记者调查发现,奥数顽疾难治,背后的驱动力首先是“奥数经济”。据知情人士介绍,目前成都城区大约有40万小学生,参加奥数培训的约占50%,以人均培训费用600元至800元计算,其催生的市场规模接近1.5亿元,加上由此衍生的编写教材、开办辅导班、组织奥数考试等,整个奥数培训的“市场蛋糕”更大。

  奥数之所以火爆,最主要的就是其已经演变成了升学的工具,成了进名校的“敲门砖”。对此,即将出台的规定将在很大程度上进行限制和规范。

成都一名资深奥数培训人士勾勒出—根利益链条:培训机构—学校—老师—学生。“通常情况下,培训机构先找到名校校长,然后再由校长推荐名师,聘其担任奥数培训老师,后者再动员学生报名,到培训机构上奥数培训班。”

  规定中,将重申公办学校不得进行小升初选拔考试,明令公办学校升学不得看奥数,对违反规定的学校,将对校长进行严厉处理,直至撤职;对民办学校,依照《民办教育促进法》进行自主选拔学生,但是试题不得有奥数内容,试题在考试之前,必须交教育主管部门、教育教研部门审核和备案,如果发现有奥数内容,将责成重新命题。

“为促使学生积极报名参加奥数培训,名校往往在招生时设置门槛,如自主招生试题选用奥数题,获得‘奥数一等奖’的学生可免试入学等。每一环节,根据事先约定,都能拿到相应‘回扣’或报酬。环环相扣,不愁没有生源。”

  娄进说:“奥数之所以这么疯狂,很大程度上就是我们的公办学校、民办学校升学看奥数引起的,民办学校举行自主招生测试,绝大部分有奥数;我们的公办学校,招生私下看奥数的现象仍然存在。我们只要掐断了奥数在升学中的作用,奥数就疯狂不起来了。我们就是要痛下决心,坚决刹住小升初中、初升高看奥数的风气,并将出台严谨、科学、便于操作的监管措施。”

在奥数培训热中,教师私办奥数班的现象也不少见。记者发现,成都教师私办奥数班,一课时收费在40元左右,名师收费更高。北京一些教师或学校,利用教学上的便利推销教材,或将学校出租办班,或干脆入股合办培训机构。

  ·导向·杜绝奥数在考题中出现

正是庞大的“奥数利益”,阻挡了教育主管部门一次次发出的“禁令”。北京和成都一些家长透露,迫于政府部门的各种禁令,一些名校口头上表示执行国家规定,背地里却继续以奥数作为录取门槛。

  据悉,为了检测学生水平,提高难度,在期末考试中,数学出现奥数内容的现象,在我市中小学中出现比较普遍。为了进行明确地导向,即将出台的办法还包括,在我市中小学的平时测验、半期考试、期末考试以及大家高度关注的中考中,都不准出现奥数内容。

  “叫停”奥数仅治标 均衡教育资源是根本

  何荣说,学校拔高试题难度,检测学生水平的方法很多,可选用的试题内容也很多。市、区教育局,各级教研所等,将引导学校正确命题,杜绝奥数在学校测试中的出现。

剖析“疯狂的奥数”,表面上看,是因为利益驱使,更深次的原因还是教育资源不均衡所致。

  ·培训·少年宫将取消奥数班

北京市东城区某重点小学校长对记者坦言:“奥数只是划分稀缺教育资源的一个‘标准’,均衡教育资源的问题不解决,还会有更多的‘标准’出来,听说棒球也快成热门了。”

  针对目前市场上少年宫、青少年活动中心、教师进修校、教师培训中心等也进行奥数培训的现状,即将出台的规定将明确要求,这些“半官方”培训机构,将一律取消奥数项目的培训,不得举办或变相举办任何和奥数有关的培训,不得举办任何奥数竞赛活动。何荣表示,将和团市委等部门协调,落实市少年宫等相关机构取消或停办奥数培训的细节。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校长说,学生要进好中学,学校也想要好学生,小升初不考试,在没有更好选拔机制的情况下,“奥数热”自然成了两者对接的平台。

  根据以往奥数竞赛是通过各级教研室发文,学校组织学生自愿报名参加奥数竞赛的现状,市教育局还将规定,任何教育主管单位、业务指导单位,不得以任何方式发文参加奥数比赛和培训。任何学校不得组织、变相组织学生参加奥数比赛。

面对高烧不退的奥数培训,成都市教育局明确表示,此次出台的“铁令”将是成都历史上整治奥数最坚决、最彻底的一次。娄进说:“不会是一阵风,更不会是炒作。这次整治是从成都市教育体制、机制上推进的,一方面严厉打击违规行为,另一方面通过均衡教育发展,标本兼治解决难题。”(记者叶建平
苑坚 叶书宏 王思海)

  市教育局委托本报962111征集意见

  封杀奥数你有啥好点子?

  成都市教育局痛下决心,多方面、多渠道整治“疯狂奥数”的措施还在调研和完善当中,将在近期出台。本报报道的市教育局即将出台的若干政策中,你觉得有哪些需要充实完善?您有没有更好的建议?受成都市教育局的委托,本报将在广大市民中征集整治“疯狂奥数”的良方。本报将把您的建议和意见整理后转交给成都市教育局,作为其决策参考。

  联系方式:晚报热线962111

  电子邮箱:158718096@qq.con

  ▲读者热议

  摧残儿童健康 该取消

  昨日,本报读者热议“奥数减负”话题。通过电话、QQ、邮件发表意见的读者有100多个。记者发现,读者的意见基本上都是“一边倒”,指责学校“择校”看奥数,支持取消奥数培训。不过也有读者担心,打倒了“奥数”,孩子照样不能轻松,因为还有那么多科目等着呢。

  取消奥赛型

  取消比赛 一了百了

  人北小学何忻玥的爸爸:奥数已经成为一种“公害”,学也不是,不学也不是,家长没有选择的权利。奥数本身也许没有错,但是把奥数商品化就错了。教育部门为什么不能从根本上对“奥数”进行治理呢?比如取消奥数的小学全国比赛。毕竟社会民族的发展绝对不可能靠培养一些“精英”来支撑,合理配置教育资源,合理制定教育目标,合理选拔人才……教育能多一些“合理”,家长才会多一些放心。直接取消奥数的比赛就一了百了了!

  少城小学张蕴婕的爸爸:成都应杜绝奥数、华数参赛,把路给堵死。奥数虽然是进名校的敲门砖,但太沉重了,而且害了不少的小学生,为了奥数,综合知识学得少了。我建议成都市政府应将这两个比赛踢出去!成都市教育局应向杭州学习,各学校老师小学六年轮换,中学三年调换,避免重点与非重点的区分。

  理智对待型

  因材施教 因人而异

  人北小学冯承霖的妈妈:孩子有数学方面的特长,完全可以学奥数,如果没有,就没必要为了升学折磨孩子了,依孩子的兴趣去培养是最好的。孔老先生的因材施教、因人而异对奥数也适用。

  陈先生:读名校就必须学奥数,如果孩子只是课外上一个培训班还是可以的,学奥数是可以培养孩子的思维能力,现在很多家长都在喊打倒奥数,但是他们有没有想过,奥数打倒了,语文和英语还在后面等着呢,到时候又有很多家长去追捧了。取缔奥数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的。

  痛恨奥数型

  拔苗助长 有害无益

  成华实验小学罗瑜涵的妈妈:
很多孩子因为学奥数最后搞得厌学。我想成都那么多的孩子学奥数很多都是出于无奈。很多孩子痛恨奥数。

  人北小学骆宇潇的妈妈:我认识的一位家长,家庭月收入3000多,孩子的课外补习占2000,其中奥数占大头。奥数是吸血鬼!如果真能取消,那是挽救千千万万的孩子和家庭于水深火热之中。

  成实小钟丰璘的妈妈:现在的小学、初中奥数,以刁难、怪异、绝技为特点,已完全偏离数学的本质,奥数除了增加青少年的负担,摧残课余生活,耗费一大笔钱,还有什么作用?

  教师廖先生:觉得奥数有害无益,摧残儿童的心理,首要责任是归教育管理部门,有些学校拔苗助长,应取缔奥数。

  择校所困型

  考试加分 学生太累

  王女士:孩子才上小学一年级,老师就要求学习奥数。孩子还小,连奥数的真正意思都不清楚就要去学。这次孩子期末考试,就有两道奥数题,连家长都做不来。教育部门应有个明确的规定,不能为了升入名校,就必须学习奥数。不能根据奥数的分数来衡量一个学生是否优秀。

  家长李先生:现在的学生太累了,教育部门有非常大的责任,如果教育部门不规定奥数可以在考试中加分的话,学生就不用去学习奥数了。

  周先生:平时学习基础很好的学生一考奥数就是二三十分,但名校的入校数学考试基本上都是奥数内容,如果考不上就要交钱,差一分就是一千元。不学奥数不行,但大多数学奥数的学生都学不好。

  热心建议型

  不得“掐尖” 取消排名

  某女士:《成都晚报》及时地发现了这个社会现象,希望能起一点作用。教育应因材施教,99%的孩子学奥数都是在陪读,如果孩子没有这方面的兴趣和特长,盲目跟风去学,也没有用。

  杨女士:并不是每个娃娃都适合学奥数,这个是教育部门的失职,建议招生考试题要统一,题中不要有奥数题,或者是到教育局备案。

  范先生:我是中学老师,奥数对学生的帮助要因人而异。学生应该把老师在学校教的学懂学透,去参加中考、高考都是没有问题。如果学生对数学很有兴趣的话,父母就应鼓励他们去学习,现在名校看奥数的分数就是为了抢招尖子生源,如果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只有取消学校排名,不要把学校分成国重、省重、市重,所有的学生都可以去这些学校上课。

  ▲记者揭秘

  培训机构逾千家 奥数教师鱼龙混杂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成都市开了奥数的培训机构上千家,而且还不是大头,大头在在校老师的“家”里。学生学奥数,大致有四类地方可以去。

  培训机构有四种类型

  A、“官方”培训。各学校自己举办的奥数培训班、奥数兴趣班、数学精英班等。学校的这些班主要在一个学期里面,每周一次,收费300-500元不等。

  B、“半官方”培训。如少年宫、青少年活动中心、教师进修学校、教师培训中心等。

  C、“纯民间”培训。一次课程收费为四五十元。他们占有一定的市场。

  D、私家学堂。现在的中小学在职教师,特别是数学老师,他们利用自己“手里有学生”的宝贵资源和优势,自己开办奥数培训班。有在自己家里办的,有在外面租房上课的。培训次数一周少则一次、多则数次。每次的时间在1个半小时至2小时,收费标准每次课低的50元、高的要100元。

  四类教师水平参差不齐

  这么庞大的学生群体,需要的授课老师也是非常庞大的。到底是哪些人在教奥数呢?成都树人学校是我市有12年历史的老牌正规奥数学校,张校长对奥数这个市场很熟悉。他说,目前成都的奥数教师来源主要有四大类:

  A、小学、初中、高中的在职教师。这里面又以小学、初中为最多,估计占到现有奥数授课教师的80%以上。张校长说,正规的培训学校,基本上都是这些老师在支撑奥数授课,这是相对比较好的,因为这些老师有教师资格证,懂得教育学、心理学,有一定的教学经验。

  B、大学生。他们基本上没有教学经验,但有热情。作为普及性的奥数培训班,部分培训机构喜欢聘请这些大学生授课,往往安排在小学生参加的奥数班当中。当然收费也相对便宜一些。

  C、成都周边郊县或地区的老师。据了解,每到周末或者假期,就有一定数量的这类老师赶到成都,到各种奥数培训班担任奥数教师“挣外快”。以乐山、眉山、资阳、南充以及成都的双流、蒲江、金堂、青白江等地的老师居多。

  D、来源于教师培训中心、数学学会专家(多为大学教授)或者中学的“奥数教练”。这类是最正规的奥数教师,是有“资格证书”的奥数教师,但是人数很少。中国数学奥林匹克高级教练、成都实验外国语学校(西区)校长肖明华介绍,奥数教练分为三级、二级、一级、高级教练。

  据悉,以上四类奥数教师,由于来源不同、专业不同、教学经验不同,所以整个奥数教师的素质显得参差不齐、鱼龙混杂。一般学生和家长对此难以辨别。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