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机构和个人不能查询学生的高考分数

彻底放弃唯升学率是从的教育政绩观,离开问责和惩处是句空话。中央早就提出了不以考试成绩和升学率论英雄的要求,缺的是地方对违规者的监管和查处。1999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改革全面推进素质教育的决定明确提出:地方各级人民政府不得下达升学指标,不得以升学率作为评价学校工作的标准。2010年,国家教育规划纲要重申:不得以升学率对地区和学校进行排名,不得下达升学指标。今年应以落实中央提出的“两个不得”为突破口,加强对违规办学行为的监管,为促进学生健康全面发展腾出空间。

  走出“唯分数考核”教育误区

地方政府重视高考升学并不错,但只抓高考升学率,就像经济只抓GDP一样,必然导致种种问题。一些教育专家指出,中央提出办“人民满意的教育”,一些地方政府把“人民满意”等同单一的升学率指标,于是“经济看GDP,教育看升学率”成了考核指挥棒。2013年12月,中央组织部印发《关于改进地方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政绩考核工作的通知》提出:不能简单地把经济增长速度与干部的德能勤绩廉画等号,将其作为干部提拔任用的依据,作为高配干部或者提高干部职级待遇的依据,作为末位淘汰的依据。上述要求落实到教育考核上,就必须摒弃唯考试成绩和升学率是从,告别简单依据考试成绩和升学率对教育干部、校长和老师进行奖惩的做法。

  2008年6月24日,山东高考分数公布。与往年不同的是,查分的过程进行了加密,要输入身份证号码等验证码才能进入电话和网站的查询系统。早在分数公布之前,山东就发布禁令,要求高考分数只能提供给考生个人,禁止各地表彰奖励高考升学率,禁止有关高考录取数量的考核、奖励与公布。

到了教育战线上下一心,彻底放弃唯升学率是从的“教育GDP”崇拜的时候了!全国人大[微博]代表、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等人在全面深化教育改革的当下对记者再提“教育GDP”崇拜,应引起人们的深思。

  这一做法的目的是,纠正当前普遍存在的片面追求升学率倾向,以此抵制愈演愈烈的应试之风。

2014年是全面深化改革头一年,高考[微博]招生制度改革正迈出实质性步伐。但是,片面追求高考升学率的现象依然相当普遍。记者调查发现,一些市县政府和教育部门大会小会仍把高考升学率“晒”一下、排排名,学校依然把班主任和任课老师奖金与升学挂钩,老师依然把升学排名压力转移到学生身上,而学生则因此被赶上“时间加汗水”的题海升学之路。

  张志勇说,高中教育不能再单纯以分数、升学率来评价学校和教师的工作成绩,应该有全面而多元的价值追求。必须通过建立科学完善的评价体系,引导地方和学校从拼分数向拼育人转变。“不求人人升学,但求人人成才”,这是山东素质教育改革的一个重要目标。

把孩子们从“教育GDP枷锁”下解放出来,必须尽快出台地方政府教育政绩考核指标体系和考核办法,并把着力点指向每个学生的健康发展。正如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朱永新[微博]和张志勇所说,只有把教育政绩考核的着力点放在学生健康发展,才可能真正还学生以健康的体魄、优美的品格和无穷的创造力。

  以往高考结束后,省教育招生考试院都会把学生分数下发给市地教育部门,各地、各学校再依据自己的成绩排名次、论奖惩。“高考分数隐私化就是要打破各地、各学校之间排名的基础,釜底抽薪,治理应试之风。”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说。

  2007年以来,山东省大力推进素质教育,并且选择高中阶段作为突破口,加强高考信息管理,实行高考分数“隐私化”只是破解高中应试教育难题的一个措施。此外,这个省还将对高中校长和教师进行全员培训,规范高中招生行为,以及禁止公办高中举办复读班,促进高中开齐开全课程,建立学生综合素质发展报告等。

  “今年最大的一个变化是很多学校不炒作高考状元,不挂横幅了。”山东省淄博市一位高中老师对记者说,高考之后他特意到几所高中走了走,“门前什么也没有,以往早挂上‘本科上线人数全市第一’之类的大红横幅了。”一些成绩不理想的学生不再担心被别人议论;一些老师也反映,感到从来没有过的轻松,不用再为班级之间的排名而着急上火了。

  7月9日,山东对包括德州二中在内的10所学校和3个市教育局进行了通报批评。

  在探索素质教育的背景下,今年高考过后,山东把高考分数作为学生个人的隐私,只向学生本人和招生录取机构提供,其他机构和个人不能查询学生的高考分数,更不能以分数进行排名奖励。

  “孩子们苦得没道理、没价值。”张志勇说,这种“苦”超出了青少年身心承受程度,相反,创新能力、实践能力、独立生活能力不足,已成为学生普遍存在的问题,这并不符合社会发展要求。

  “新华视点”记者 张晓晶

  张志勇认为,要打破学校之间对高考升学率的恶性竞争,必须推动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切实树立科学的教育政绩观和教育质量观,走出“唯分数考核”的教育误区,这是治理应试教育的关键。

  山东一直是高考学生大省。为了考高分,本省各校应试手段屡屡创新,有的地方甚至提出“为了高考,一切都让路”、“抓高考抓出血来”这样血淋淋的口号。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针对一些地方和学校无视禁令,仍然大搞高考成绩排名的事实,山东省副省长黄胜严厉地指出,他们主要是为炫耀和谋取政绩,是一种不正确的政绩观在作怪。

  高考分数成为隐私,考核升学率被禁止

  更多高考信息请访问:新浪高考频道
高考论坛
高考博客圈
高考贴吧

  事实上,山东一纸禁令并没有遏制住地方和学校追求分数、排名的冲动,攀比升学率之风仍然在暗中进行。一位高三教师告诉记者,他们学校教务部门早早地拿到了高考成绩单,跟往年没有什么两样。针对查分加密的措施,部分学校也有“应对之策”,在考前就采集了高三年级学生的身份证号,考后让班主任负责查分。

  记者采访到的高中老师不约而同地表示,近几年高考升学率的竞争愈演愈烈,以分数高低排名次、定奖惩的做法在普通高中司空见惯。他们说,分数一直是政府考核学校、学校考核老师、老师考核学生的唯一标尺。许多地方甚至把升学指标分解到学校,升学率上不去,罢免校长职务。高考分数高了,地方政府脸上有光;学校社会声誉高,生源多,当然收入多,老师待遇也跟着提高。

  “往年,高考分数公布之前,总有几天紧张得睡不着觉。”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三班主任对记者说,因为地方要对学校排名,学校要对老师排名,然后再按分数对教师进行奖惩。有多少学生考上北大、清华、有多少学生考上一本、本科上线率是多少等都是考核指标。“老师要想排名好,奖金高,就要拼命抓学生。学生考得好了,老师光排名奖就可得几万元。”她说。

  新华网济南7月24日电题:值得关注的变化–山东高考分数“隐私化”的启示

  但要打破连接在高考分数背后的利益链条,显然并不容易。尽管有不得统分排名的“红线”,今年6月25日,高考分数公布后的第二天,高考状元的大幅报道还是占据了山东一些媒体的主要版面。同样是在这一天,山东省德州二中在学校网站上发布“特大喜讯”,宣称学校2008年本科军检线及艺体线双过线人数“再创历史最高纪录”,并对高三“考得好”的班级和班主任进行了排名排队。

  也有教育界人士指出,高考分数“隐私化”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各地竞争高考升学率的问题,当前应试教育愈演愈烈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一些地方政府在发展教育事业上过于急功近利,眼睛紧盯着高考升学率不放,以分数来掩盖其他的问题。

  变通获得成绩单,10所学校受批评

  高考分数能不能成为个人隐私,在当地引起了广泛关注。山东省实验中学校长刘堃说,高考成绩不搞排名,会对山东高中教育、学生成长产生重大意义,高中教师可以从追求升学率的压力中解脱出来,学校也敢于吸引特长生来学习,有利于各所高中形成百花齐放的教学特色。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